毒草小须

喜欢偏冷的人物,本人是个逗比coser【网骗】不正经的段子手,然后求关注求关注求关注( •̀∀•́ )

ccg其中一天出的刺刺,游场的时候半路被摄影拦下来拍了照,当时整个人都吓到僵硬(一直都是游场从不拍场照
最后拿到返图的时候还是灰常开心的啦ovo

今天去理想乡,出的flaky!
做这顶毛昨天耗费了两个小时。。。

捕捉茨球的基本教程x
(有被咬的危险,请大家在确保有鬼葫芦的情况下再捕捉x)

(酒茨)论找个好师傅的重要性


道具师吞x学徒茨
ooc注意
酒红两人单纯的酒友and合作关系
茨木双手健全


“茨木,三百个圆,三,用一的切,老规矩。(注1)”酒吞一边看着三面图一边画着白模的稿图,对着在搬EVA的茨木说道。
“好的挚友!”茨木放好材料,坐到一边地板上去切圆了。
一切的一切都要从一年前的一场漫展说起。
酒吞这个人喜欢单干,而且是干完一单就去潇洒,潇洒完了再回来继续接单干活赚钱的类型。
但是一个人再怎么有能力,还是会有点吃力,于是酒·万年不去漫展·吞,终于被逼到要去想办法收个徒弟的地步了。酒吞托了荒川的关系,扒拉了一张工作证混进了某个展台后台的休息室当了个助理。就在那时,酒吞遇见了搬砖的茨木,那时候的茨木是站在展台那儿负责举队尾牌的普通NPC。这活工资低干活累,一般学生党为了赚零花钱的才会过来。而茨木因为原本做的家附近的兼职搬店面了,搬到了离他租的房子很远的地方,茨木怎么算路费的开销实在是太大了,于是他选择了辞职。然而万万没想到他之后便再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为了凑生活费才与朋友到这一同搬砖,怎么说两天都包水饭呢,工资少点就少点,茨木如是想。
具体相遇是在休息室,第一天的时候展台有个大活动,雇了很多站台coser,阵容可以说是非常的华丽了,但是有个问题就是,化妆师,服装助理和道具助理不够用,总共就三个助理要在一定时间里把十几个人的造型统统完善扔出去,工作量可以说是非常巨大了。
再加上还有许多小粉丝一直围在休息室门口等拍照,可以说是非常的添堵了……
酒吞接到同一个道具第三次的维修的时候,脑门青筋就已经爆起来了,虽然早就预料到会这样,但是意外和额外工作量还是远远地超乎了他的想象,就在酒吞差点爆炸的边缘,茨木端着几人份的盒饭走了进来。酒吞不管三七二十一,看到人脖子上的npc证之后一把把人拽过来。
“来干嘛的?吃过饭吗?”
“负责人让我给你们送饭......吃过饭了。”
“玩过这个吗?(指cos)”
“嗯……接触过”曾经社团的学姐强行拉自己去出过
“好的,来帮忙!”酒吞拎过人手里的盒饭往地上一放就把茨木拎了进去。
然后从十一点到四点半这五个半小时里,茨木就没有停下过,无论是嘴还是头还是手还是脚,在展子临近结束的时候才被酒吞放回去。回去之后当然是被领班劈头盖脸一顿臭骂,最忙的时候居然找不见人,打电话也不接。茨木心里苦但是他也没法反驳什么,只希望第一天还能留个半天的工资给自己。
第二天的漫展结束了,茨木一边理包,一边还在心自己疼前一天被拉去干了半天白工,丢失了一天工资的事情,背上包打算回家继续找工作的时候,被酒吞堵在了npc休息室的门口不让走。
茨木一眼就认出了酒吞,就是这个红毛怪害得自己丢了一天工资!
就在茨木想要兜头臭骂眼前这人一顿的时候,红毛怪先开口了:“来我这儿当兼职吗?包吃包住一个小时十五,干得好有提成。前一天的工资我双倍赔你。”
茨木一听自己的工资有希望了,立马就消气了,可是对于酒吞所说的兼职还是比较犹豫的。
这人是谁?靠谱吗?为什么找我?
而酒吞想的却是,看得顺眼,做事麻利,被莫名其妙拉过来干了半天活没抱怨还听话,可以试着教教看。
“可以不用这么快给我答复,要是想过来可以再来找我。”酒吞塞了茨木一张名片,以及一个信封后就离开了。
茨木回去之后又找了三天工作,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,茨木犹豫着拨通了之前那个红发男人的电话——
“茨木,我说过要三的圆,你这都三点五了!”酒吞狠敲了一下茨木的脑袋,拿了把短尺量给茨木看,“还有你这刀用的,怎么斜进去了?边上不能有凹陷,要圆润。”说着酒吞徒手切了一个圆扔给了茨木,“按照这个标准来,全部重来。”
“挚友真厉害!我知道了挚友!”茨木把之前自己切的失败品全部堆到一边,重新开始自己的工作。
说起这个茨木,酒吞也头疼,当时脑子一抽就给捡回来了,捡回来发现人虽是学的艺术,但是对于这行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了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人上色处理效果还算不错,用茨木的话来说这是美术系学习的基础中的基础。酒吞看了看自己刷的颜色后不说话,拿着喷漆就出去了。(注2)
再说到茨木对他的称呼,是在茨木来的第一天,酒吞由于暂时还不缺钱,就没接单子。就给茨木安排了点零散的杂工做,自己在房间里抽烟打游戏,想着这家伙要是不愿听从安排的话不要也罢,没想到茨木收拾得好像还很开心?
就这么划水地度过了一天,酒吞看了看时间,差不多是晚饭的饭点,拿了车钥匙,把打算走的茨木拦了下来,“吃饭去。”
坐到酒吞车上的茨木一脸懵逼,怎么好好的突然下馆子了??冰箱里不是有吃的??不做饭吗??
一顿饭下来酒茨两人聊得差不多了,茨木知道酒吞这人会做饭但是忙起来的时候别说买菜做饭了,吃饭都没时间,买来的菜堆冰箱里就是等着发霉。
再来酒吞不喜欢很硬性的上下级关系,所以茨木对他改口叫了“挚友”,虽然听着别扭但是酒吞也没说什么,就当默认了。
相处了小半个月下来,与其说是酒吞把茨木的性格摸得差不多了,倒不如说,是茨木的思维模式太好让人摸透了。



注释1,第一个三是圆的直径(公分)第二一个是eva的厚度(公分)
2,喷漆能上的匀但是效果和手刷颜色的有一定的差异,以及上小细节的颜色会比手刷麻烦很多,手刷要是刷得不好会有笔刷印以及颜色上不匀等各种问题

这次纹了一个丑时之女的图hhhhhhhhh

新做的金属贴~

(酒茨)国王游戏


现代paro
ooc满天飞
小学生笔文
看情况开车
TBC!!!


“快快快!别墨迹啊!”
“就是就是,等着你们结束好进行下一轮啊!”
妖狐和夜叉两人坏笑着催促。
茨木一脸懵逼地看着被推到眼前的一桶冰块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事情是这样的,今天是大学毕业之后三年的一次学生聚会,由于很多人忙于工作以及还有部分人出国留学失联的原因,来的人并不是很多,就寥寥十人左右,其中有妖狐,夜叉这两人为主办方,被费尽心思劝出来的青行灯和妖刀,因为无聊而来凑热闹的荒川,怕闹得太过火打算过来收拾残局的一目连,过来专门搞事的觉,负责把喝醉的人抗上车的莹草,被用酒吞名头引出来茨木和被用茨木名头引出来的酒吞。
十个人走去约了一波电影,吃了一顿饭,感觉时间还宽裕,隔天也没什么事,就决定去ktv通宵一波。
开了中包,点了酒和饮料,两扎冰块,果盘和零零散散的小吃,夜生活正式拉开序幕。
唱歌唱到一半,夜叉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五个骰盅,每个骰盅里都有五个骰子。
“国王游戏,有人有兴趣吗?!”夜叉把骰盅往桌上拍的时候,就得到了热烈的响应,带头者为妖狐。
“玩玩玩!我不想听荒川唱歌了!嗷呜!荒川我错了!快松手!”妖狐被荒川揪着后脖肉,哀嚎着求饶。
“行啊,老夫陪你们玩几把,酒吞也来吧?不然这几个人酒量都不行啊。”
“……”酒吞撇了一眼,拿起了骰盅算是默认。
“吾友玩的话我也要玩!”茨木抢走了最后一个骰盅,在场除了茨木以外的人都露出了得逞的笑容。
规则很简单,每人一个骰子,骰到一就开盅,其余不是一的不必开,之后国王指定两个数字的人互动,如果两个数字都中,则正常互动,若只中一个,缺失的一个则由国王来替代,全部不中则直接下一轮摇骰,若出现两个国王情况则用猜拳决定谁当真正的国王,以上。
前几轮的互动都还好,比如公主抱啊,喂食啊,帮扎双马尾啊……
但是多喝了几杯酒之后,局势就开始不可收拾了……
茨木摇到了一,但是没当成国王,夜叉又只猜到了酒吞的数字,互动内容是二给四用嘴喂冰块……
茨木是一(万用数),酒吞是四……
茨木左右为难,不做感觉自己玩不起,但是做了就……用嘴喂挚友诶……万一亲上了不就让挚友更讨厌自己了嘛……
于是跟夜叉通融了许久,便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。
“别为难他了,我喝半杯纯的就过了吧。”酒吞拿起酒杯就打算喝,被荒川一把拦住,“别吧,要喝也是茨木喝啊,要不然多没劲?”
茨木是朋友圈里出了名的有酒胆没酒量的,场上酒扎里兑过软饮加了冰块的洋酒都能让他喝得有点上头,更何况是纯的……怕不是茨木要凉在这儿了……
“那……喂就喂……”茨木拿了一块冰块,叼嘴唇之间,眼睛一闭就凑了过去。
酒吞看了眼旁边一群摆明看热闹的的人,也不扭捏,搂着茨木的肩膀就亲上去,舌头一勾就把冰块勾到自己嘴里,咀嚼了几下就咽下去了。周围响起了各种起哄的声音,还有人吹口哨。
剩下一个茨木愣了,舔了舔自己被冻得有点没知觉的嘴唇,刚刚……自己的舌头好像碰到了挚友的舌头……
茨木捂着嘴,脸红得不行,要不是包厢里灯光昏暗,估计又要被荒川他们调侃了……
“继续啊,愣着干什么?”青行灯乘一首歌结束的档口,用麦克风提醒众人。
“继续继续!”妖狐带头继续摇骰。
说来也奇怪,自从那一局之后,茨木被点到互动的次数明显多了很多,而且互动对象跟酒吞的居多……
在一次与酒吞的大交杯之后,由于姿势实在是有些不方便,而且茨木也有些喝不下,一杯加冰的酒,半杯基本都漏到酒吞身上了。
“挚……挚友……嗝……抱歉……我……我不是……嗝……”茨木开始打起了酒嗝,一句话都说不利索。
“没事,本大爷不介意,不玩了不玩了,再玩下去茨木真的不行了。”酒吞适时收手,在人注意不到的角度搂着茨木的肩膀,把人往后藏。开玩笑,这里有几个是不想搞事的?

TBC

#正片#
#酒茨俄罗斯套娃paro#
#退治后的时间线#
#刀中带糖x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醉生梦死 
纵声欢歌 
今天也仍是
东拼西凑的发狂的Матрёшка
来跳更多更多的舞给我看吧
Калинка?
Marinca?
弹奏那琴弦
这样的感情该如何是好呢?
能不能稍稍向我透露一点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酒吞:羽落
茨木:毒草
妆娘:蘑菇
摄影:蛋蛋
后期:薄绡
排版:糯米
拍摄地点:兔子迷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套正片磨磨唧唧磨磨唧唧从去年CP22拖到现在了x这个锅是我的,我这只茨木咕咕了好久.......私密马赛......
拍摄的时间订得有点尴尬,整套片都是皮着来的,而且还有点赶(真的是忙啦,求原谅qwq
最后效果还是很不错的!给点掌声好嘛!虽然我狗粮还没塞够x
以及,我出的是茨木不是茨球!不是茨球!不是茨球!吼!逮着一个人就说我可爱!还能不能好了!(扑进自家酒吞怀里哭唧唧
希望大家喜欢哦ovo(比心心❤️



(原设来自 @夏名 已授权哦ovo
(开头选自俄罗斯套娃的歌词)

(后期爸爸我发片了!不会拖到明年的!)

今天多五十依旧这么帅!
可惜我在回上海的火车上qwq
这两张是群里发的qwq
希望下次他出的时候我能亲眼见到qwq
(ps:尽管冬典只去了一天,但是超级开心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