毒草小须

喜欢偏冷的人物,本人是个逗比coser【网骗】不正经的段子手,然后求关注求关注求关注( •̀∀•́ )

我的小伙伴给我画的图!虽然是五分钟速写,但是超级可爱!超级棒!为我的小伙伴打call!@Akahito (ps.这家伙不是阴阳师坑内的

(酒茨)兼职请慎重选择

内含破车
被屏蔽三次很难受
在看之前建议去看一下b站的一个mmd
搜索av16364482
那个talk dirty to me
文里的茨木原形参考那个视频
食用愉快
破车,别介意,没有驾照的我,开的假车
http://htmlify.wps.cn/ppt/index.html?type=doc&simple&e=1&sc=0xffffff&t=1511332214543&ksyun=9pXoL9xC

之后想写的脑洞的,车,节选,虽然我之前好多坑还没写完……但是就是忍不住开新坑……

(酒茨)冬日短打


教官吞那篇卡瓶颈了
于是写一篇短打
同样也是真人真事
有同样经历的小伙伴举个手呀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酒茨这两人,从高中开始磕磕碰碰,虽然最后大学毕业之后还是在一起了,但是当中的波折让他们俩身边的几个老铁看得心惊胆颤的。
毕业之后,两人共同租了一个屋子,由于不同公司的原因,有时候排班会很迷,比如茨木刚下班,回家收拾好准备睡觉了,那时候酒吞才收拾好打算出门上班,茨木刚起床,酒吞才下班,以至于偶尔几次酒吞上班时间跟茨木同步的时候,茨木起床第一件事就问酒吞:“挚友,你怎么回来这么早?”
酒吞觉得,前期这样他还挺满意,不是说他故意想跟茨木错开,只是因为他们刚在一起,刚刚开始同居,总是会有磕磕碰碰,稍微错开点时间,可以更好地抓透茨木的小脾气。而且这个排班时间,是晚上上班有额外补贴,白天还有闲暇时间让酒吞养好在家良好的习惯,比如做家务学做菜。
酒吞不舍得茨木来做家务,一是茨木不太擅长这类事情,二是茨木因为自己的原因右手留下了些许后遗症,不如正常人那般灵活,酒吞就决定这些事情由他解决。
酒吞在日夜颠倒的班头中,下班回家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,就是喊茨木起床,这也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,夏天还好一些,一到冬天就……再加上他们俩还在实习期,每月的工资凑一凑交个房租水电,管一下日常饮食开销,就差不多了。夏天还能冻冻冰块过一过,冬天真的没有每天开暖气的多余的钱。酒吞知道茨木怕冷,还绞尽脑汁想办法,后来茨木自己跟酒吞说不用担心自己,他自己会想办法的。
然后办法就是这样,酒吞一进房间就看见床上,把自己裹成跟个团子似的茨木,手机充电线还从被窝里延伸出去,不知道的人以为是他在修仙,一晚没睡。
只有酒吞知道,茨木怕冷,睡觉自己不在的时候会把整个人闷进被子里,也不想麻烦自己喊他起床,于是就自己定闹钟。可茨木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的话,手机闹钟声音有很大的几率是听不到的,或者说闹不醒茨木。后来茨木选了个折中的办法,就是把手机带进被窝里一起睡。酒吞觉得这样的茨木傻得可爱。
酒吞看了眼时间,还有二十分钟才到茨木闹铃响的时间,他打算先去简单洗漱一下,再喊茨木起床,帮他做早餐。
就在酒吞在内心刚安排好之后的事情,他就听见被窝里茨木的闹钟铃声响起来了。酒吞仔细看了眼时间,没眼花,没看错,手机没问题,那茨木的闹铃怎么就响了呢?酒吞决定站在床边等等,观察一下。
大概响了有半分钟,床上的大团子动了两下,大概是被闹钟吵醒了,闹铃被摁掉了。
然后看到从那个团子里,慢慢地伸出一只左手,试了一下温度之后立马缩了回去。过了一会儿,那只手又伸了出来,在外面停留了十几秒,大概是适应了外界的温度,手臂慢慢伸了出来,又停留了十几秒,另一只手握着手机伸出来,重复之前的动作,两只手臂都伸出来之后,动作又停了会儿。然后大团子摇了几下,从里面探出了茨木那毛茸茸的脑袋,酒吞看他表情是明显没睡醒,眼睛还眯着,样子呆呆的,让酒吞很想过去亲他一下的冲动。
茨木没察觉到酒吞正在看着自己,继续往被窝外面钻,茨木的被子褪到后背的时候,酒吞才发现这个小笨蛋居然是穿着毛衣睡的。
茨木眯着眼睛,下半身还在被窝里,按亮了手机,看了眼时间之后,手伸到一边摸外套。酒吞默默地捡起了地上的外套递给他,茨木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,接过外套套上之后,又趴回床上眯了会儿,大概五分钟左右,他又爬起来了,从另一边摸出了裤子,拉到被窝里穿上,然后就坐在床上开始发呆,哦不,等酒吞回来。
酒吞看他这样子,忍不住就笑出声了,坐到人身边,搂着茨木肩膀,轻吻了他的脸颊,在人耳边轻声道:“宝贝儿,快去刷牙,我帮你做早饭去。”
茨木突然惊醒,“挚……挚……挚……挚友?!”

你说之后?之后酒吞努力工作上位赚到钱,不说夏天空调随便开,就说冬天暖气开得很足,足到做些双人运动茨木都不觉得冷。
end

(酒茨)这个教官不太对(二)


因为明天要考试
所以高产攒人品
小学生笔文
人设网易的
ooc我的
不是对口专业所以表述的地方有可能有点错误
望谅解
教官吞x学生茨
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茨木他们去军训的时间是十月份的事情了,据说这个学期考试时间略微有点提前,所以就卡在这尴尬的时间了。
这个时间段的天气,你说冷吧,不至于,你说热吧,也没夏天那么难受,但是穿多了就热,只穿短袖,有时候阴天,风一吹也有点遭不住。这种天气下,晚上其实挺难受的,最佳状态还是盖着棉被开空调睡觉是最舒服的。但是军训基地这边什么规矩?盖着棉被开空调?不存在的。
第一天结束了半天训练,吃完晚饭洗完澡,夜训收场之后都纷纷去听自家教官的总结,准备回宿舍收拾收拾熄灯睡觉了。临解散之前,荒川问了一句:“酒吞教官!晚上会开空调吗?”酒吞挑了挑眉毛:“不开,又不是夏天。”这句话一出,一帮大老爷们开始抱怨了,还有的央求酒吞通融通融,悄悄给他们开一下的,当然被酒吞给拒绝了。
茨木倒无所谓开不开,毕竟都是大老爷们,又不是小姑娘了,没这么娇气。解散回宿舍之后,拿了牙刷毛巾自顾自地去洗漱间了。结果回到寝室一看,好家伙,两个上铺靠近空调的兄弟已经开始拆空调了。
“喂……”茨木往门外看了两眼,把门给带上了。这要是被发现了指不定怎么罚他们。
茨木毕竟已经学了半个学期的知识了,知道他们在干嘛,军训基地的空调型号偏老,不用大费周章地全拆,把外壳打开,稍微找找就有个紧急启动按钮,这个按钮是可以让空调不用遥控器直接开起来的,但是由于是默认设定是制冷十六度的温度,一般来说正常情况下都不会这么开……当然有遥控器的话谁这么开空调啊……
茨木也不说什么,毕竟一个宿舍有十二个人呢,除了自己以外的十一个人都想过的舒服,他一个人反对也没什么影响力。
荒川睡在茨木上铺,此时给茨木科普了一下:这里的基地没有轮班巡逻守夜的制度,所以除了在熄灯的时候教官会来敲门查寝以外,大半夜的不会有人来查的,早上也是统一广播喊起床,查宿舍也是早训之后的事情了,起来的时候把空调关了,等到早上再查冷气也没了,不会暴露。刚好在茨木去刷牙的时候,酒吞已经查过寝室了,所以他们现在才敢这么干。ps以上消息均来自于学长们的温馨提示,十分可靠。
“那万一被发现了呢?”茨木躺在床上,仰头问荒川。“我们还有后手,不怕的”荒川将手伸出床铺,比了个大拇指给茨木看。
茨木真心希望别被发现就好……然后裹紧了被子,翻身睡觉了。
就在军训进行到第四天的时候,他们班的另一个寝室的男生,早上早训的时候,被拉到司令台前罚站,通报批评。大概就是他们用专业知识开空调的事情被发现了,应该是早上关盖的时候没关好被发现了。然后整个寝室的人罚跑训练基地五圈……
酒吞看着自己队里十二个小伙子累死累活跑圈,又看了看保持着踢正步姿势的剩下的十二个小伙子:“他们真的是厉害,也不怕晚上冻死。”
“报告教官!也比热死好!”一个男生嬉皮笑脸地说。“站好!没让你动!”酒吞轻轻踢了一下那人的腿,以表警告,“知道为什么连你们一块罚吗?”
“知道”茨木看着走到他身边的酒吞说,“我们是一个班的,学的是同样的东西,既然他们想得到的事情我们也想得到。”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。其他几个人被酒吞看得也有点心虚,朝酒吞笑了笑。
酒吞摘下了茨木的帽子,帮茨木把凌乱的刘海理了一下,再把帽子扣了回去,“敢做敢当,有志气。那作为奖励我告诉你们一件事,是这件事之后的后续处理方案。”酒吞走到荒川身边,在昏昏欲睡的荒川耳边大喊一声,“换!”
其他人齐齐地踏下了那一步,又抬起了另一只脚继续保持,只有荒川被吓了一跳,一下子就向后倒了下去。队伍里发出一阵嬉笑声。
荒川坐在地上愣了一会儿才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情,抬头朝酒吞露出了一个很傻逼的笑容,然后被酒吞打了一个头塌。
酒吞把荒川拉起来之后,继续刚才的话:“你们熄灯之后我们会把空调电路的主电闸给拉掉,电闸门也会上锁,防止你们偷溜去拉电闸。”
茨木心里纳闷了一下,电闸?茨木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,应该是楼后面那个电箱,那个大小也差不多了。
茨木觉得,教官们都已经拉闸了,锁电箱了,就算会修空调也是白搭,他的那帮同学终于该消停了吧?
结果当天晚上,茨木刷新了对自己同学们的搞事水平的认知。
晚上十点左右,茨木刚进入潜度睡眠的时候,就被荒川给拽起来了,手里还被塞了一个手电筒。而且他的室友们也都没睡,一副准备好搞事的架势。
“出去动作轻点,被教官发现了就不好了。”对面上铺的兄弟轻声跟他们说,“我们等你们回来。”荒川比了一个ok的手势,拉着茨木轻手轻脚离开了寝室,跟贼似的溜到了宿舍楼后面。茨木在电箱那边看到了两个学长,好像等了很久的架势。
“快快快,茨木手电举好了,顺便帮我们望一下风,有动静立马关了啊!”荒川叮嘱完之后就跟那俩学长凑到一起去了,茨木看他们的架势一下子就懂了。好家伙,这仨居然打算撬锁……设备还挺齐全……
可能是因为没有料到学生会撬锁这个问题,所以等他们撬完了也没有人发现他们这边的小动作。
“诶,荒川,好像有人过来了……”茨木看着远处有个人影在慢慢靠近,有些紧张地踢了踢荒川的腿。
“卧槽?!快快快!关手电!拉好闸锁回去!准备溜了!”荒川急急忙忙地跟两个学长做好了善后,拉着茨木就跑,没想到在慌乱中,他的铃铛掉了,他刚想回头捡,就被荒川拽走了。
荒川嘴里还碎碎念地安慰他:“一个铃铛而已,回头我给你买十个,在这里被抓了可不是好玩的……”
这个铃铛对于茨木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只是从小到大一直戴着,这么一掉还是有点舍不得。可茨木也不是想拖兄弟后腿的人,想着掉了就掉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然后毅然决然地掉头跟着人一起回去了。
酒吞拎着手电,走到电箱旁边,蹲下,捡起了地上的铃铛,笑了笑,把铃铛收好,当作什么也没看到,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走掉了。

(酒茨)这个教官不太对(一)


想到了朋友以前提到过的事
真人真事
觉得挺有意思,就改改
小学生笔文
人物网易的,ooc我的
现代pa
教官吞x学生茨
视情况开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茨木考试落榜了,没考上重点高中,不仅如此,当初意气用事的他还把自己坑到了,他第一个志愿填了那所重点高中,第二个志愿就填了个职校,还是个制冷专业。茨木看着入学通知书,叹了口气,想想算了,事已至此也不可能辍学。
于是茨木就走进了制冷系的大门,别听这个专业名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,说实在的其实就是空调维修……没错……主要是空调维修……
茨木看着班级门口,鼓起勇气推开门之后,愣了一下,退出去仔细看了一眼,确定没搞错之后,试图接受眼前的事实——班级里没有小姑娘……
虽然茨木对这方面的事情并不感冒,但是……任谁都不乐意跟一大帮糙汉大老爷们过三年啊!而且还是一大帮流氓腔的大老爷们!指不定哪天一言不合就抄凳子在教室里打起来了!
茨木在心里为自己默哀后,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心里劝诫自己,就三年,三年过得可快,不用担心。
说来也奇怪,这个学校的军训不是放在学期头,而是放在学期中,茨木也没多想,既来之则安之,然后就投入了学习的怀抱。
时间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期中考试就结束了。虽然学的东西让茨木感到意外,但是也挺有意思的。不能说他在班里人缘特别好,最起码不会被别人遗忘,意外的班里一帮大老爷们还是挺团结的——仅限搞事方面。
临上车前,不知道谁从实践课教室里偷了一堆短电线出来,招呼着几个人一起用绝缘胶包好,然后让班里人一人一根叼嘴里。
茨木一脸迷茫地看着把电线递给他的荒川,荒川往嘴里一叼,一脸神秘地说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兄弟们都得仰仗你了。”
茨木还是一头雾水。仰仗?仰仗我什么?嗯?
到达军训基地之后,茨木再一次觉得他这个系一定跟学校有过节——他们被单独扔出来了。哦,不,还有学长们。
据了解,由于他们两个班全班都是男同学,所以就被单独隔开,扔到了一个只有男教官的训练基地……为了防止他们其中某些人会去骚扰女同学?
茨木专注听荒川讲事情了,忘记自己嘴里还叼着那根电线。
“同学,你吃什么呢,到现在还叼着?”茨木抬头看了眼,是他们的教官,一头红毛特别醒目,脸长得特别帅气,属于出去逛街路人都会回头多看两眼的人,身上的迷彩服领口大开,袖子半卷,视野有限但是茨木知道这教官身材一定十分不错,这样的人来当教官真是白瞎了他那么帅的一张脸。
“诶!看什么呢!酒吞教官问你话呢!”荒川小声提醒茨木,还顺手掐了他一把。
“啊!”茨木被掐了一下才回过神,对于刚刚的走神有些不好意思,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“这个啊?是临出发之前他们……”给我的电线
“教官!是我们分他的零食!”站在队伍另一头的男生立马大喊,周围的男生听了之后立马顿悟过来,开始附和“是呀是呀”“我也有”“味道不错”
还有几个人当场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往嘴里一塞开始嚼巴的。
内心纷纷抹了一把汗,tnnd要是被知道这些电线的用处他们这半个月还活不活了?
“人手一根啊?那给我一根让我尝尝?”酒吞看着几个一脸紧张的男生笑了笑,都是学生过来的,他们到底想干什么酒吞多多少少有点思路,当然暂时不点破,只是想逗逗眼前这个人。
“这……教官……我……”茨木被逗得不行,更何况本就心虚在先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干脆手一指旁边的荒川“教官!是他给我的!”
荒川一句卧槽没忍住就骂出来了,没想到茨木卖队友这么爽快的?!还是因为他真的太耿直了……荒川立马站了个标准的军姿,大声喊道:“教官!来之前都分光了!没有了!给茨木的是最后一根了!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见我送你一箱!”送你一箱子电线
“行吧,你们去宿舍理东西吧,等下会通知你们下来集合的。哦对了,茨木同学,就算零食再好吃也千万别真的叼着下来了。”酒吞终于放过了他们,大手一挥,转头就走了。
一帮人看没有穿帮,齐齐松了口气,感觉这教官不简单。

我家包子的脸捏起来好舒服的2333333

嗯……橡皮章,复健产品,有点粗糙,最后一张授权图
以及忘记印泥放哪儿了所以没印……如果找到了,那就补发一下
章子要的话,可以跟我商量一下,我去跟太太商量价格问题,以上

再屏蔽我就开小号去了……